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性愛技巧  »  我是干媽的臭奴
我是干媽的臭奴

我是干媽的臭奴






一進門,干媽就對我斷聲一喝:“跪下!”
我一時沒有反應過來,只是一楞神的功夫,干媽便抬腳踢在我的膝蓋窩上,我
“咚”得一聲便跪在了地板上。干媽又用腳把我的頭踩到地上,并說:“跪好了!
聽著,沒有我的允許,不許動地方!從現在起我要好好教育你,當我的干兒子必
須有教養。”干媽走過客廳,坐在了沙發上,“黃兒,過來,給我換鞋”干媽對
我說。我的頭被干媽踩在地板上后就沒敢抬起來,這時也只敢臉貼著地板往干媽
跟前爬,等爬到了干媽的腳邊,才敢把臉從地板上抬起,用嘴為干媽脫下我喝過
酒的高跟鞋,并迅速地叼著高跟鞋爬到門口的鞋柜處,放下高跟鞋,再叼上一雙
透明的高跟涼鞋爬回干媽腳下,用嘴為干媽穿在腳上,然后額頭貼著地板跪趴在
干媽的腳前,恭候干媽的教育。干媽對我這一連串為她換鞋的動作似乎還頗滿意,
“嗯——好象還有點家教,不象是個野孩子”干媽點著頭說。“現在把衣服脫光,
去洗個澡,然后光著屁股再跪到這兒來,我要好好地管教管教你。”干媽的語氣
和緩了許多。
我洗完澡出來時,干媽已換了一件黑緞子的睡袍端坐在沙發上,翹起的小腿
上已脫去絲襪,露出了雪白豐潤的腿肚和皮脂柔腴、曲線優美、性感迷人的秀足。
雖然一臉的嚴肅,但是在干媽的眼神中還是閃爍著興奮的光芒,預示著她對我的
家庭管教就要開始了。我一出浴室門就自覺地跪下,象狗一樣爬到干媽腳前按原
來的姿勢跪趴在地上,赤裸的身子中間一條“小腿”早已脹得又粗又長,硬梆梆
地豎立著。干媽腳上吊著的透明高跟拖鞋,在我的頭上晃來晃去。干媽把高跟拖
鞋的鞋跟插進我嘴里,將我的頭勾了起來。我仰望著干媽美麗的面龐,從下向上
看去,比在酒店里更加顯得雍容富貴、國色天香,就象一朵盛開的牡丹花,讓人
迷戀、敬仰,感到高不可攀。
這時,干媽很嚴肅地對我說:“從今天開始,我要對你進行嚴格管教,讓你
懂得我家里的規矩,學得有教養,做一個對我忠心耿耿、孝順聽話的干兒子。你
愿不愿意?”“干媽,我愿意,請您對孩兒嚴加訓導,我一定牢記您的家規,做
永遠孝敬干媽、聽干媽話的乖兒子”我立即向干媽保證。“嗯——那好,現在就
開始吧。我要教你三套家規:《五子登科》、《五禽戲法》和《五大問題》。今
天先來一套《五子登科》”說著,干媽不知從什么地方拿出了5 件東西,也就是
《五子登科》中的“五子”:棍子、板子、鞭子、帶子(皮帶)、鞋子。
干媽的“家教”開始了。
“一子”——棍子:干媽拿起一根一寸粗細的木棍,不由分說地就打了下來。
干媽用棍子只打我的腿,大腿、小腿都被干媽打得露出一條條的紅血印,痛得我
呲牙裂嘴。看到我的那副樣子,干媽就問:“乖兒子,痛不痛?”我急急地回答:
“干媽——好痛啊……,求您別打我了——”我的話音未落,干媽便更重地打了
我一棍子,“再說,痛不痛?”干媽又問。我學乖了:“哦不,不痛……”干媽
又在我的大腿上打了一棍子:“還想讓我繼續打嗎?”“不想——啊不!不是!
是想——想讓您再多打幾下。”我言不由衷。干媽很滿意地笑笑,用腳把我踩得
仰面朝天地躺在地板上,手中的木棍從中間把我的兩腿拔打開來,我的第三條
“腿”便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干媽的棍子下面了。干媽用棍子拔弄著我中間的這條
又粗又長、堅挺硬脹的“小腿”罵道:“你這個臭小子,一點都不老實,真該打!”
我急忙叫道:“干媽呀!那是我的命根子,可千萬不能打啊!我的好干媽,求您
高抬貴手吧——”干媽一陣哈哈大笑,算是饒過我了。
“二子”——板子:板子是專門打屁股的。“把屁股撅起來!”干媽命令道。
我乖乖地將屁股撅得老高,做好了挨打的準備。干媽舉起木板打在我的屁股上
“叭、叭”作響,可是我不敢喊痛。我雖然疼在肉上,卻在嘴上呻吟著:“噢—
—舒服,好舒服……,干媽您真好,打得我好舒服……”這次我學乖了,知道怎
樣才能少挨打。果然,干媽對我的反應很滿意,在打了二十幾下之后,又最后狠
狠地給了我的屁股一板子,這才停了下來。
“三子”——鞭子:一根長長的皮鞭已握在干媽的手上,她的腳使勁一踹,
便把我從腳前踢出去老遠,我的位置正好是干媽揮起長鞭時的落點。干媽喊了一
聲“趴好!不許亂動。”之后,皮鞭就象雨點般的落在我的后背上。我跪伏在客
廳的中央,默默地承受著干媽的鞭打,心里是一種說不出的滋味……
“四子”——帶子:干媽又讓我從遠處爬回到她的腳前,頭沖著她仰躺在地
板上,干媽用一只腳踩住我的頭,一條寬寬的皮帶便向我的胸膛打下來……。皮
帶打在胸脯上火辣辣的痛,我的頭被干媽踩住不能動,便只有不停地扭動屁股以
緩解疼痛,大腿根上的“肉柱”也跟著晃來晃去的極不雅觀,被干媽輕輕地打了
幾皮帶,可是它卻更加地硬挺。干媽突然問:“我打了你多少皮帶了?”天哪—
—我怎么知道!“打了……打了……?”我回答不出來。干媽的腳在我頭上猛地
一踩:“笨蛋,我打了你幾下都不記憶得,自己數著點!”干媽又是重重的一皮
帶打在我的左肋下,我忙數道:“1 ——”,我的音還未落,又是一皮帶打在我
的右肋下,我接著數:“2 ——”,第三皮帶又打了下來,“3 ——”、“4 —
—”……我一下一下地數著,“37……、38……”我幾乎是在慘叫了。干媽笑瞇
瞇地享受著虐待我的樂趣,一下比一下打得重。我的前胸和兩肋已是血痕累累,
有的地方已經快被干媽的皮帶打出血了。我忍不住向干媽哀求:“干媽……,求
求您了,我要被您打死了,求您饒了我吧……”干媽把皮帶舉在半空里問:“我
用皮帶打得你舒服嗎?”我眼中噙滿淚水地回答:“舒服——,干媽的皮帶真高
級,打在我身上好舒服好舒服……”“喜不喜歡?”干媽又問。“喜歡、喜歡,
我最喜歡干媽用皮帶打我了。”干媽臉上蕩漾著心滿意足的燦爛笑容,終于放下
了手中的皮帶。
“五子”——鞋子:干媽脫掉高跟透明拖鞋,兩只腳分開踩在我的肩膀上,
身子向后很放松地靠在沙發里,我心中暗想:干媽,您打我也打得辛苦了,該休
息一會兒了。不料干媽用腳掌在我臉上拍了一下命令道:“把我的拖鞋拿起來!”
我從地上撿起干媽剛剛脫下的拖鞋。“一手拿一只,用我的拖鞋底打你自己的臉,
我不說停就一直打,不許停。要打出響聲來,清脆一點、好聽一點。”說完,干
媽就微閉雙目,象是準備開始欣賞音樂了。我只好老老實實地拿著干媽的拖鞋打
自己的臉了。“啪!”“啪!”我左邊一下、右邊一下地打著。“太慢了,速度
快一點,要打出節奏感來!”干媽突然訓斥我。我不敢懈怠,按照干媽的要求提
高了動作的頻率,并“啪、啪”地打出了節奏。干媽滿意地不時點著頭。但是干
媽還是忍不住要親自動手了。她睜開眼,從我的手里拿過拖鞋,左右開弓地在我
臉上抽打起來。干媽下手很重,幾下過后,我的臉便被干媽打得通紅了。我卑賤
的本性終于被打了出來,我從心里感到每被高跟鞋打一下,渾身就有一種說不出
的爽徹心扉的愜意。我忍不住地呻吟:“噢……真舒服,好過癮啊——,舒服死
了……干媽……我求您、求您再打重一點,越打我越舒服……”干媽被我感染了,
她打得越來越狠,我的感覺也越來越爽:“哦——好爽啊……干媽的高跟鞋真是
美極了,打在我臉上的感覺好酷!干媽求您快打呀,我想被您的高跟鞋打死、爽
死……我好賤哎——干媽——我是您的賤兒子、狗兒子,在您面前我真的……”
逐漸地我說不出話了,我的嘴已經被干媽用高跟拖鞋打得腫得張不開了……但我
敞開的心卻在發出幸福的大笑……。
干媽終于歇手了,臉上泛著興奮過后的潮紅,眼神中充滿了滿足的溫柔,她
用雙手夾住我的臉,將我的頭向上拉起,我的脖子便被拔得長了許多。干媽俯下
身子欣賞著我被她打得紅腫的臉,似乎是一名藝術家在欣賞自己的作品,顯出很
滿意的樣子,并且禁不住在我的額頭上重重吻了一下。“好了,今天就到這里了,
我要睡覺了,你跟我到臥室來。”干媽說著就站起來往臥室走去,我有點傻了,
讓我也去臥室?這么說今晚是不讓我走了……?我來不及多想,只好跟在干媽的
腳后爬進了臥室。干媽讓我面向著床跪在床尾,兩臂伸開平放,也沒多說什么,
便很熟練地把我的兩只手分別綁在了床尾兩端的欄桿上,她再上床躺好,一對性
感白胖的美足便伸在了我的臉前。干媽命令道:“現在開始給我舔腳!要整夜不
停地舔,如果偷懶,小心我把你的舌頭割下來!”我不敢有所違抗,乖乖地開始
為干媽舔腳,雖然干媽的腳很美,味道也很鮮香,但我心里還是七上八下的。我
在想,雖說女主人現在出差不在家,但我如果晚上不回去就是對女主人不忠啊!
要是以后讓女主人知道了可就慘了,女主人非要殺了我不可——因為我已受過女
主人的洗禮,我是屬于女主人林春萌的“私養寵物”。我左思右想還是忍不住帶
著哭腔向干媽求情:“干媽……我求您放了我吧——我想回家……干媽……求求
您了,我想回家……”干媽突然腿腳一收,坐了起來,對著我大聲斥責道:“回
什么家?你還想回家?你是我花了 20 萬元買來的玩物,我還沒好好玩你呢!今
天的《五子登科》只是第一場,以后還有《五禽戲法》、《五大問題》等等,多
著呢!我最喜歡虐待象你這種小伙子了,否則我能讓張天蒼這么輕巧就賴掉20萬
嗎?你就老老實實等著讓我虐待吧,什么時候我把你玩夠了,就放你回去。”干
媽一口氣說了這一大段后,我才明白了自己的處境,原來我是被阿蒼給賣了,阿
蒼十分清楚陳肖依喜歡虐待男人的嗜好,就用我作了交換,既滿足了他自己想舔
美女腳趾頭的欲望,也能以此來造成女主人對我的不滿,甚至把我從女主人身邊
擠走,真是一舉多得呀!不愧是高智商的企業界精英人物。想到這里,我心中頓
時涌過一陣悲哀……。沒辦法,現在我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快滿足干媽的虐待欲望,
爭取求干媽在我的女主人回國之前放了我。干媽已經重新躺下睡了,我開始討好
般地努力舔干媽的腳,直到干媽很舒服地進入夢鄉,發出輕微的鼾聲。這一夜我
被捆住雙手跪在床尾前沒敢深睡,只是在干媽睡著時打一兩個盹,多數時間是在
誠心誠意地為干媽舔腳,不僅是怕干媽不放我走,而且還感到被這樣一位美麗高
貴的干媽虐待心里很愜意,再舔著干媽這樣一雙又白又美又性感的秀足,真是一
種無比美妙的享受……。

【完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