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頁  »  新聞首頁  »  性愛技巧  »  福晉與福倫
福晉與福倫

福晉與福倫

花園中,福晉正在和一群丫鬟散步。

  “春梅,你看,這些花真的是好美好美哦!”福晉對身邊的丫鬟說。

  “是呀,真的好美。”

  “看起這些花,就讓我想起當年的我來了。”附近雙手捧起一朵花,幽幽地說道:“那年,咱們家老爺到外面辦事,在路上看到了我,那時侯,我還是一個窮苦人家的孩子。雖然身上的衣服破舊,但是卻掩飾不住我美貌的面龐……”

  旁邊的丫鬟聽后也不敢笑出聲來,都紛紛低頭使勁的咬住自己的嘴唇,盡量不發出聲音。

  “老爺在街道上遇見我,那時侯我正在賣自己燒制的夜壺。老爺也許是看見我長的美麗,所以翻身下馬,來到我的面前,問道:‘你的夜壺要多少銀子?’我不敢去看他,只好低頭說:‘只要三文錢。’老爺順手拿起一個夜壺,看了看說:‘這夜壺的口好像小了點,有沒有大些的?’我急忙說道:‘有的,有的,不過在我的家中。’老爺聽后,對周圍的官兵說:‘你們先回去,我一會兒再回去。’一會兒,官兵都走掉了。我便和老爺回到家中……”

  “那后來呢?”福晉身邊的丫鬟春梅好奇的問道。

  “后來?……后來老爺到我的家中都說我燒制的夜壺口太小,要我親自給他做一個合適的夜壺。我只好答應了,便拿來尺子給他量……寶貝……”

  “福晉,‘寶貝’是什幺?”春梅問道。

  “……你現在還小,等以后嫁人就會知道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那……那后來呢?”

  “后來?后來我給老爺量寶貝時,看見果然是好大呢!叫我喜歡的不得了,我真的恨不得給他……”

  “老爺回來啦!”只聽到花園外管家大聲的招呼著。

  這時,福倫已經走到花園中來:“夫人,你在這里?”

  “老爺,你今天上朝怎幺這樣的早?”福晉問道。

  “哦,皇上今天收了從羅剎國來的五名女子,現在正在‘欣賞’呢。所以就早早退朝了。”

  “原來是這樣。”福晉點點頭。

  “夫人,我們到屋里說話。”福倫扶著福晉慢慢走進里屋,對下人們說道:“你們都下去吧,沒有什幺事情不可以進來。”

  “是!”下人們都退出了花園。

  福倫的府中這時候很安靜。雖然是白天,但是畢竟府中只有兩位年歲高的主人,所以顯得比較的安靜。

  府中花園后面的房子緊閉著門窗,隱隱約約好像聽到有人的呻吟與喘息聲。原來,這間屋中,福倫與福晉兩個人正在做著巫山云雨之事。只見福晉這時已經一絲不掛了。

  經常養尊處優的福晉皮膚依舊顯得十分光滑,還很像少婦的皮膚;但是胸前的兩對乳房卻很明顯的垂落到腹部,乳暈很黑,一看就知道經常被人吸吮;兩腿間私密處上的陰毛也已經快脫落乾凈了,依稀可以看見那條老溝。

  福倫大人身上的官服這時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,只見他雙手揉搓著自己的肉棒,并用淫慾的眼神看著身旁赤裸的福晉,很快那條肉棒就六、七寸的身高。

  “老爺,沒有想到,您這樣的年紀,這條老雞巴還是那幺堅硬哦!”福晉貪婪的望去,恨不得馬上舔個夠。

  “人家都說,女人四十,如狼似虎。可是你已經五十多歲的人了,怎幺還是沒有夠呢?”

  福晉笑道:“老爺,難道這樣不好嗎?您不喜歡奴家的嫩穴了?”

  “還嫩穴呢?我看像個老洞了!”

  “好啦!好啦!嫩穴也好、老洞也好,總之沒有老爺這根老雞巴,奴家就真的要死掉了啦!”說著福晉拉過福倫的老槍,就用嘴服務起來。

  “真的沒有想到,當年你做的夜壺,最合適還是你這把呀!”福倫微閉著雙眼,細細的品味。

  “那奴家這次就再當一回夜壺好啦?”說著,福晉張開嘴,雙手托起福倫那根百戰沙場的老槍。

  “好!就讓你再當回夜壺!”福倫高興的說道。只見福倫低哼一聲,從尿道口射出一道黃濁的尿液,直向福晉的口中。

  “唔……唔……好喝……唔……老爺的尿液真的想瓊漿……唔……”福晉一滴不剩的吞下福倫的尿液,并且舔舔嘴唇,一副回味的淫蕩像。

  “夫人,這幺多年,你還是那幺的淫蕩哦!”福倫笑道。

  “老爺~~”福晉嬌媚道。

  “是呀,這幺多年,也就只有你才知道我的傷處啦!”福倫嘆道:“是呀,這些年也難為你為我舔屁眼,才能為我解除便秘的痛苦……”

  原來,福倫得了便秘的毛病,只有通過舔屁眼潤滑,才可以排出大便來。否則將會很痛苦。

  “老爺這是哪里的話?!奴家也真的很喜歡給老爺舔屁眼呢!”福晉依偎在福倫身旁,嬌聲說道。

  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呢,奴家就是喜歡老爺屁眼那怪怪的味道。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哈哈哈……好!快舔!”說著,福倫扶著桌子,撅起自己的屁股,露出黑黑的屁眼。

  福晉急忙爬過去,用手分開福倫的兩塊屁股上的肉,將屁眼露出得更大。只見福倫的屁眼好像是未開的菊花,緊緊的綣在一起。福晉用舌頭輕輕的舔著福倫的屁眼,很認真的樣子呢,并且舌尖努力的向屁眼深處頂去。

  “好舒服哦!福晉,快!用你的手指挖挖!”

  “是!”福晉急忙用唾液沾濕自己的手指,輕輕的杵進福倫的屁眼之中,慢慢的抽插起來。

  “哦……哦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福晉……夫人……哦舒服……哦……”福倫大人一邊呻吟,一邊美美的享受著。

  “老爺,您的屁眼好像開始蠕動了,估計快要好了啦!”福晉在福倫的屁眼處仔細的觀察著。

  “是嗎?再努力,讓我的便秘能夠排出大便吧!”

  “是!奴家馬上來!”福晉再次用手指輕插著福倫的屁眼……

  過了半個時辰,只聽屋中一聲悶響,福倫大人終于把今天便秘的大便排了出來,并拉在福晉白嫩的臉上。福倫轉身走到福晉面前,只見福晉白白的臉上,躺著乾燥而又發黃的大便,并且還冒著微微的白氣。這一切的景像使福倫的那根老槍再次挺立如斯。

  “夫人,來!讓我給你通通老穴。”福倫一把按倒福晉在冰冷的地上,準備插穴。

  福晉急忙阻止道:“不!不行!”

  “為什幺?”福倫大人有些不高興的樣子:“難道你不相信我的老雞巴?”

  “不是的!奴家相信老爺啦!只不過是在地上做會很冷的,我怕老爺的關節炎……”

  “還是有老婆好!處處都在為老公著想。”福倫笑道,并抱起了福晉來到床上,分開福晉的大腿:“夫人,你的肉洞還像以前那樣呢,很鮮很紅,一張一合的,好像要吃掉你老公我的雞巴似的!”

  “老爺,奴家的穴不光要吃掉您的雞巴,還要吃掉您的人呢!”

  “哈哈哈哈……!你這個老婊子!福倫我一生就是喜歡婊子樣的女人啦!哈哈!”福倫伏下身軀,將嘴唇湊近福晉的老洞口,舔了起來。

  “啊!……哦……哎呀……哦……老公……”福晉這時候好像是受不了這樣的刺激,已經慾火中燒啦!她揉搓著自己的那對鬆弛的乳房,捏著自己那對黑褐色的乳頭,并發出淫蕩的呻吟聲。

  “老婆,沒有想到你的老穴還是會流出很多的淫水來的呀!”

  “這就是老樹開新花,枯井又有水啦!”福晉真的很騷浪。

  “好!今天我就叫你開上花!”說著,福倫將自己的老雞巴突然插進福晉的小穴中。

  “哦!好痛!”福晉痛得一身冷汗:“老爺,你的老雞巴也依然讓奴家喜歡呢!真的好大!”

  “夫人,別怕痛,老槍也是槍,小槍也是槍,是槍扎人就會痛,還請夫人莫驚慌!”

  “嘻嘻……老爺就會說些淫詩挑逗奴家。”

  “那幺……你喜歡還是不喜歡呢?”這時,福倫開始在福晉的小穴中做抽插的動作了。

  “哦……啊……哎……哦……奴家……哦……喜歡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哎……真的……喜……”

  “福晉……你……這……老騷貨……真……真的……讓……我……喜歡……的……緊呢……啊……”

  “老爺……你的……雞巴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插……啊……奴家……癢……癢……”

  就這樣兩具肉身在床上翻來覆去,弄的床上一片狼藉。福晉臉上還有剛才福倫大人拉的大便,這時候也已經被弄得床上到處都是啦!床上到處都是淫水、尿液、糞便、口水,滿屋縈繞著陣陣的淫聲浪語。

  “老爺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奴家……不行……了……哦……要升天了……洩了啦……啊……”

  隨著福晉的一聲哀鳴,福晉射出了全部的淫水。福倫也在這次山洪中排出了自己的精液,癱倒在床榻之上……

  “老爺,您真的還是好能干!奴家喜歡呢!”

  “那幺,以后我們天天做好不好?”

  “那……一切就都聽老爺的吩咐啦!”

  “哈哈哈……你這個賤人,我就是喜歡!……”

【完】